Robert Petty:中國加大壞賬處置力度,信貸市場令人矚目

2018年中國銀行壞賬率達到十年以來歷史新高,專注于亞洲市場的信貸與特殊機遇投資公司Clearwater Capital Partners認為這預示著中國信貸市場擁有令人矚目的投資機會,但仍需警惕不可預期事件可能引起的市場波動。

“我們確實認為,目前(中國)不良貸款組合的投資回報率要比前幾年好很多。”Clearwater Capital Partners執行合伙人兼聯合創始人Robert Petty在近期接受中金投X采訪時表示。

截至2018年12月末,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達2萬億元,與2018年第三季度持平,不良貸款率1.89%,為10年來新高,據中國銀保監會統信部副主任劉志清于今年1月份通報稱。

面對全球最龐大的不良貸款資金池,Robert Petty認為中國擁有大量“有趣的機遇”,包括高級擔保貸款以及個人房地產不良貸款。他認為,中國目前正處于資產負債表清理周期的第二階段,即降低整個銀行體系的不良貸款總額。

如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正面臨著與美國的貿易摩擦,再加上Robert所說的那些可能帶來“最大意外”的“不可抗力自然事件或社會事件”,中國不良貸款市場將受到一定的影響。

Robert Petty為Clearwater Capital Partners執行合伙人兼聯合創始人。Clearwater總部位于香港,是一家私人控股的資產管理公司,專注于亞洲市場全方位的信貸與特殊機遇投資。Robert一直致力于研究亞洲特殊機遇與信貸投資,包括扭虧、重組、不良貸款管理等。

在創辦Clearwater投資公司之前,Robert曾在Amroc Investments、Peregrine Fixed Income擔任高級職位,早前曾在Lehman Brothers Holdings工作了13年。他擁有美國布朗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現居香港。

以下是經編譯的采訪內容。

問:中國目前正面臨著什么樣的信貸周期?

答:我們認為,中國目前正走向適度寬松的一個新周期,以應對整體經濟增速放緩的局勢。將信貸周期與不良貸款及資產負債表清理周期區分開來是非常必要的。我認為,中國目前正處于資產負債表清理周期的第二階段,即降低整個銀行體系的不良貸款總額。

問:對于海外投資者來說,目前投資中國不良貸款領域的最佳策略是什么?

答:我們認為,中國信貸市場規模已超過30萬億美元,這意味著中國境內外信貸市場存在著許多有趣的投資策略。重要的是投資者要切記市場的規模與多樣性。

我們發現了四個比較有趣且富有投資價值的領域。一個是我們都普遍青睞的中國境內直接貸款業務。而面向中國項目企業的高級擔保貸款也是一個不錯的長期選擇。

從市場的另一個相對價值面來看,我們認為隨著過去半年中國內地利率持續走高,基于風險調整的角度,不良貸款市場的投資機遇會比前幾年變得更加有趣。

我們認為值得投資和考慮的第三個領域是面向中國大型企業的海外信貸市場。我們認為,部分以美元計價的海外投資市場是中國企業乃至整個經濟體獲得國際關注度的一個絕佳舞臺。

問:您認為今年中國不良貸款價格會有怎樣的變化,前景如何?

答:事實上我們不太會單獨考慮不良貸款的價格,而更多地是會考慮購買任何不良貸款項目或投資組合的回報情況。我們發現,現如今正處于不良貸款清出的第二輪階段。我們確實發現了一些估值更好的投資組合。因此,雖然我們不從整體價格趨勢來考慮,但我們確實認為,目前(中國)不良貸款組合的投資回報率要比前幾年好很多。

問:您認為目前不良貸款市場還有哪些其他趨勢?

答:目前中國不良貸款市場總體規模超過1.4萬億美元。這是當今世界上最龐大的不良貸款資金池。所以,我們認為不良貸款投資策略會有很多有趣的組成。我們尤為感興趣的是一些房地產方面的個人不良貸款以及整體的投資組合。這一領域是我們特別感興趣的。

問:您認為供需方面有著什么樣的趨勢?

答:我們發現,許多國內大型企業借貸者依然與這一市場的大玩家們有所距離。與前幾年相比,國內企業對不良貸款的興趣有所下降,野心不強。但從賣方和買方的角度來看,我們仍能看到一個相當自律的市場。即便在本土不良貸款領域經驗豐富的參與者相對較少的情況下,市場也在變得愈加完善和成熟。

問:對于2017年至2018年間高價出售的不良貸款組合,您對這些交易的結果有何預期?

答:很難對我們沒有參與的交易進行預判。正如我所說的,我們沒有參與這兩年的收購。因此,盡管我們從根本上認為不良貸款是一種有趣的資產類別,但我們更感興趣的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潛在IRR(內部收益率)和投資組合估值。

問:您認為中國不良貸款市場相比印度哪個更具吸引力?

答:從法律和現金流的角度比較中國和印度市場是非常困難的,我認為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因此,雖然我們認為這兩個市場現如今都擁有著許多有趣的機遇和投資價值,但我們認為它們吸引投資者的原因非常不同。

我想強調的最大區別就是貨幣。從一個外國投資者的角度來看,在稅收、波動性和對沖方面,投資印度市場都要變得困難很多。第二個關鍵差別在于現金流的周轉周期。如果單考慮不良貸款處置的執行及過程,印度不良貸款現金流回籠周期要比中國的長。

問:您預期今年市場會出現哪些關鍵性的發展?

答:我的回答是“預見市場的不可預期性”。市場中始終如一的定律就是波動,給人最大意外或最大影響的總是那些意料不到的事件。雖然我們可以實時地關注到一些將會對經濟產生影響的貿易談判,但我們確實發現,每年都會有預料不到的事件發生,而且往往會成為市場變動的最大因素。

這些可能是重大的國際事件,也可能是無法預期的自然事件或社會(公司)事件。因此,我認為我們還會繼續看到市場的波動,我們也將繼續認識到,中國核心經濟活動是市場發展的基石。如果核心經濟發生變化,顯然會對市場產生影響。

問:2018年有哪些這類意料之外的事件?

答:我認為這無疑當屬中美兩國政府之間貿易談判摩擦問題。另外還有2018年中國信貸市場新增近40家違約企業,達到違約高峰。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