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投資的富途繼納斯達克上市后欲打入美國市場

面對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中國互聯網券商富途證券計劃打入美國市場,與羅賓俠(Robinhood)等行業領軍企業展開競爭。

“就我們的品牌知名度而言,我們認為美國是我們有待開拓的一個更重要的市場,特別是因為2018年我們很大一部分的交易實際上都來自于美國,”富途證券首席財務官陳宇(Arthur Chen Yu)于3月9日在接受中金投X采訪時表示。富途證券是一家為全球投資者提供港股和美股交易服務的互聯網券商。

這家總部位于香港的互聯網券商于3月9日正式登陸美國紐約納斯達克交易市場,最高擬融資9000萬美元,開盤首日股票價格最高上漲了46%。富途證券也成為中國互聯網券商海外上市第一股。

“考慮到去年已經開始實現盈虧平衡,我們認為上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品牌化,”陳宇表示。他還向我們透露,富途證券目前正在美國申請一個名為“moomoo”的測試版應用程序,該程序將面向美國居民提供服務。

據納斯達克統計,美國是全球第一大股票市場。2018年美國股市市值達到34萬億美元,占同期全球股市市值的43%。包括TD Ameritrade、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和羅賓俠(Robinhood)在內的美國券商均掌握著巨大的市場份額。

羅賓俠作為一款免傭金的股票交易應用深受年輕投資者的喜愛。這家總部位于門羅帕克的公司迄今已融資5.39億美元,估值達56億美元。相比之下,富途目前的市值只為20億美元。

為了更好地擴大影響力,富途證券接下來將進軍美國市場。“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更適合那些在投資理財方面更多依賴顧問的老年一族,而羅賓俠則針對的是年輕一代…我們的目標人群恰好處于這兩者之間,即處于財富積累初期、傾向于通過移動端進行自主交易的年輕一族。”

富途證券在上市前得到過騰訊、紅杉資本及經緯中國的投資。騰訊是其第二大股東,持有38.2%的股份。上市前持有公司51.7%股份的富途創始人兼CEO李華曾在騰訊擔任過多個高級管理職務,是騰訊早期創始員工之一,因而他與騰訊也有著密切的聯系。

“投資者可能比較認同我們的觀點,即中國年輕一代開始關注投資,更重要的是,開始熱衷于海外投資。這一趨勢正處于早期階段,未來還有長期的上升空間。”陳宇表示。

據奧緯咨詢(Oliver Wyman)報告顯示,在英國、日本、韓國這些發達國家,居民通常將家庭總資產的20%至25%投入海外市場,而中國的這一項比例僅為5%。據統計,2018年擁有海外資產的中國大陸投資者達到2000萬,預計未來5年還將翻一番。

截至2018年底,富途注冊用戶已達560萬,其中大部分是來自香港和內地的投資者。2018年全年交易額達9070億港元。

陳宇自2017年9月起擔任富途首席財務官。之前他曾在花旗集團全球市場亞洲有限公司擔任董事。2005年至2009年,陳先生還擔任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一職。

以下是經編譯的采訪內容。

問:為什么富途選擇在紐約上市,而不是港股或大陸市場?

答:考慮到去年已經開始實現盈虧平衡,我們認為上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品牌化。IPO之前,我們的財務狀況良好,所以你可以看到我們的發行規模不是很大。事實上,我們目前正在美國申請執照。

騰訊是富途自創立以來至關重要的一位戰略股東。得益于騰訊在香港及大陸的知名度,且就我們的品牌知名度而言,我們認為美國是我們有待開拓的一個更重要的市場,特別是因為2018年我們很大一部分的交易實際上都來自于美國。

最近我們剛剛在蘋果應用商店發布了一款名為“moomoo”的測試版應用程序。目前還在測試階段,所以我們還沒有做任何市場推廣。這款應用將更多地針對美國當地居民。

問: 2019年富途在美國市場的擴張目標包括哪些?

答:在產品和團隊建設方面,我們在美國的業務還處于早期階段。或許現在制定一個清晰的商業模式還為時過早,但我們認為即使在這個成熟的市場,也可能存在巨大的機遇。

正如你所注意到的,過去幾年里與我們相類似的在線股票交易平臺羅賓俠在美國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對我們來說,首要目標是將我們的模式與羅賓俠、嘉信理財這些公司所采用的模式區分開,差異化。嘉信理財更適合那些在投資理財方面更多依賴顧問的老年一族,而羅賓俠則針對的是年輕一代。在財富積累方面,年輕一代處于相對較低的水平。他們使用的交易應用在特性和功能需求上更簡單。

我們的目標人群恰好處于這兩者之間,即處于財富積累初期、傾向于通過移動端進行自主交易的年輕一族。這類人群需要應用程序中涵蓋某些更復雜的交易功能。

問:富途在中國大陸、香港及海外市場的用戶比例是怎么樣的?

答:我們絕大多數的用戶是大陸個人投資者,也在吸引一些香港的個人投資者。目前我們專注于大中華地區。我認為,基于該地區的市場潛力和市場競爭格局,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持續關注這一地區。富途滲入、甚至變現海外市場的步伐才剛剛開始。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我們的模式能夠在繼香港成功后又在美國得以驗證成功,未來我們可能會把它復制到其他國家去。

問:本月初,政府針對“中國版納斯達克”科創板制定的新規正式出臺。富途有沒有登陸這一板塊的期望或計劃?

答:還沒有這樣的計劃。

這是中國政府提出的一項新舉措,預計會在今年第二季度末啟動。我認為,為互聯網、科技、生物技術等領域的新經濟公司提供額外的融資渠道,或者說資本市場準入機會,是一個合乎邏輯的步驟。但我認為這并不會完全阻礙新經濟公司尋求海外上市。畢竟就監管體制和彈性而言,香港,尤其是美國,仍然擁有巨大的優勢。

不過,我們還會繼續關注這個市場,因為我們畢竟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新板)針對這個新生市場的政策執行細節其實都還沒有完全確定下來。未來,根據政策走向以及客戶的需求,我們可能會考慮提供新板的交易服務。

從商業角度看,這項新政可能會為中國內地的散戶們帶來一定的投資啟示。就像2014年11月“滬港通”開通時出現的情形。很多人想知道“滬港通”會不會對我們的業務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因為內地投資者可以直接拿人民幣在香港購買到海外資產。但事實是,你可以看到這樣的舉措提高了人們對投資多樣化的認知和重視,這不僅僅從資產類別層面,也是從地理區位層面發生了變化。

因此,我相信未來將有越來越多的人會放開視野,更多地關注香港、美國這些海外資本市場的動向。

同時,投資者可能比較認同我們的觀點,即中國年輕一代開始關注投資,更重要的是,開始熱衷于海外投資。這一趨勢正處于早期階段,未來還有長期的上升空間。過去,中國人一直將投資視野限制在國內市場,沒有較成熟的資本配置觀念。從奧緯咨詢(Oliver Wyman)的一篇報告中可以看到,在英國、日本、韓國這些發達國家,居民通常將家庭總資產的20%至25%投入海外市場,而中國的這一項比例僅為5%。我們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問:您認為富途未來將面臨的挑戰和機遇是什么?

答:首先,宏觀經濟的不確定性、貿易戰以及市場波動都可能會影響到我們在獲客、交易量等方面的增長速度。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宏觀因素挑戰。其次,另一個挑戰是打入美國市場。為了在未來兩到三年內開拓出一塊新市場,我們需要時間去磨煉技術,積累設施,制定規則、營銷策略等等。

今年,富途的首要目標還是繼續提升大陸和香港的付費客戶量。我們看到香港也在不斷推出新政策。像香港政府目前正在推廣的快速支付系統,讓香港人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享受到更快捷的轉賬、支付、收款服務。要知道,在以前,商業銀行體系內許多服務都對用戶不太友好。通常,一筆交易可能需要等上一天的時間,而且銀行的手續費也相當高。

過去,我們很難吸引到那些可能只對獨立證券經紀平臺感興趣的人,因為這些用戶傾向于固守在商業銀行平臺這個渠道內。但隨著香港金融技術的進步,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在意用戶體驗和移動功能的人,開始愿意使用富途這樣的數字平臺進行投資,而不是那些傳統的商業銀行渠道。

問:中國目前正尋求進一步向海外公司開放股票經紀業務。您覺得這會給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

答:我認為目前大多數的競爭對手還是來自于本土。許多本土企業依靠遍布全國的分支機構在銷售方面擁有強大的優勢。考慮到(國內企業擁有)資源的問題,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后可能不會很快擴張。而且,他們對我們的市場也比較陌生,所以他們需要了解本土用戶喜歡什么,什么樣的產品對他們有利。

就比方說,根據香港證監會的數據,香港目前已經有600多家證券經紀公司。市場太過分散,香港的競爭甚至比大陸的競爭還要激烈得多。但這些公司大多還只是利用傳統的線下商業銀行渠道開展業務。所以,我認為香港必然會出現一個整合時期,尤其在像富途這樣面向年輕一族服務的線上經紀商出現之后。這對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我不能確切地說出未來市場競爭者的數量。但我認為,比較簡單的一種參考方式就是去看那些發達國家,譬如美國。美國不到10家大型券商覆蓋了全國絕大部分的零售經紀業務。我相信未來香港和中國大陸也會迎來這樣的趨勢。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